Itsuki Shu

  糊。糊死…。b

是遲來的綁專⋯!。b


  房間中陰暗而雜亂——這本不是我的習慣,可我實在抽不出更多的精力去打理了。

  彼時我們「Valkyrie」在與「fine」的對戰中落敗⋯

  不、那不能被稱為落敗,「Valkyrie」沒有輸,也永遠不會輸給那個庸俗的組合!

  天祥院,天祥院⋯

  “天祥院⋯!”

  我咬著牙,雙拳緊攥。

  “齋宮⋯齋宮⋯”

  是誰?這個聲音⋯

  “齋宮,你在裡面嗎?”

  是鬼龍嗎?

  “龍君⋯”我低喃著,向門的方向伸出了手

  “哎呀⋯齋宮君,你在做什麼呢?”

  那如影隨形、惡魔般的低語在我耳邊響起。

  手僵在了空中。

  “啊、啊啊⋯”破碎的,嘶啞的聲音從我的嗓子裡溢出,我發出了悲鳴。

  “小齋!”

  感到肩上溫暖的觸覺,我睜開了雙眼。

  “果然是你啊⋯”

  “龍君。”

  

  

  

  @鬼龍くろ 來遲了⋯!抱歉!。b

  哼⋯!這腐朽的夢之咲和不懂的「藝術」的可憐人們啊——讚嘆吧,沉醉吧!在我們完美的表演中震撼吧!這就是我們「Valkyrie」,所拉出的提線,所瞭解的一切,就算是作為偶像所追求的事物都是不一樣的!

  還在等什麼,仁兔,影片,就讓我們「Valkyrie」,為夢之咲帶來一場盛大的演出吧!

  

  就差你了@Kagehira Mika ,影片,還不快一點,想讓我等多久?

  

  哎呀仁兔我都要睡覺了爬起來寫⋯@仁兔なずな【Valkyrie版】 。b

绑专戏

  破败王座上执着断裂旗帜的、究竟是谁?

  是「我」吗?

  是「斋宫宗」吗?

  是自诩掌控全局却被齿轮切断提线的「人偶师」?

  亦或是心气高傲的梦之咲的「帝王」?

  ——还是那场恶劣荒谬的表演中被制定好舞步的「人偶」?

  耳边只余绞断的提线刺耳的尖鸣,凄厉尖锐地哀嚎着自己的不甘与恼恨。阿鼻地狱涌上的业火让恨意变本加厉地将那人剥皮削骨,尽数吞食入腹。刹那,一切又只剩寂静。刺目的打光灯直直地晃着双目,手心再度黏腻起来,张了张口却未能吐出只言片语。

  玛朵莫塞尔柔软的裙边被置于指尖摩挲,无言的静谧在两人之间流转,颓倒的人偶师身旁唯一剩下的竟是不成器的人偶——啊啊,影片、影片。不器用的家伙,只能当做附属品的人偶。为什么不随着仁兔一起离开呢?

  —–—大门再度尘封。

  

  影片?!你怎么又这样冒冒失失地跑过来了,分明知道自己平衡不好还要这般莽撞,是想一交摔倒在地然后弄脏你那一身本就不怎么整洁的衣服吗?!!

  不、像你这样丝毫不优雅的行径我绝不会允许,即便是着急跑来见我也不行。况且你穿成这样就跑出来,万一被认出来又要惹上麻烦要刚下飞机的我去解救、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当然会毫不留情地谴责你只会给我添麻烦的。

  总之、在筹备接下来的演出的时间里我希望能见到你有所进步,而不是继续像之前那般愚笨得一再惹我生气。

  

  

  是和@Kagehira Mika 的绑专戏…!

皮下。b

  为什么我高产,因为我在上课…

『追憶 人偶細線之端』 —— Puppet Show

  皮格马利翁的艺术舍弃了我、阿芙洛狄忒的生命价值忽视了我,任何的万物像是将一生遗弃一般,不愿意让所有拾回正轨。

  

  艺术的陨落,这是价值的跌宕。

  

  即使不甘就此于世、不甘就此消弭。不谄媚、不奉承,跌落谷底之时也在尝试能够寻找一条艺术的道路。

  

  Valkyrie不允许他人擅自评论跟妄言。被世界唾弃、被众神遗忘也不逆初心,哀歌的悲愿永恒存在,也是如此。

绑专戏

  仁兔…你是无与伦比的美丽,如金色的丝线般闪耀的头发,红玛瑙般的眼瞳,你是我最得意的作品、最完美的人偶,世界上的一切都无法拿来与你相比。

  啊啊,仁兔!不要再去理会他们了——那些完全不懂「艺术」的无理之徒。你那如神界降临的天使一般的嗓音怎么可以来回答这些重复的,无意义的问题!你应该用你的喉咙像百灵鸟一样地歌唱,当然,你的歌喉可是世间独有的。最完美的音律,由斋宫宗亲手调音的你,最完美的人偶艺术品。

  现在的「Valkyrie」不管从什么时候人气都非常的高,可爱的仁兔,一直都是自己的完美杰作。但神明有的时候太过分了。如果能给仁兔带上那么一比美丽的笑容。啊…那一定是最美的。

  ——仁兔一直都是非常完美的。

  @仁兔なずな【Valkyrie版】 

  

  呃,我好荣幸有生之年能进一次厕所…

皮下。b

哎呦刚来就被挂厕啊,真给我脸